首页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
又见田园:风口之上 再访田园东方

2018-05-07

从2012年开始剥离传统开发业务,把目光投向田园综合体,固然显示出张诚作为企业家的远见,而自去年田园综合体成为“风口”之后,还能保持冷静,坚持既有的步调,则显示出田园东方想做“百年企业”的雄心。

田园东方文旅运营中心副总经理兼无锡文旅公司总经理

说起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的一草一木,宋涛如数家珍,不会遗漏任何一个细节,因为接待重要来访、介绍园区,已经成了这位田园东方无锡文旅公司总经理的日常。

自2017年初,“田园综合体”一词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之后,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就突然成了全国的“样本”。据新旅界记者了解,去年全年,蜜桃村接待考察达一千四百多组次,还有不少地方政府领导参观之后意犹未尽,又派几组人马杀个回马枪,非要把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每个细节都研究透不可。

“来自国家和市场的认可,让我们大受鼓舞。不过目前开放的区域,还只是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的一个示范区而已,”田园东方创始人兼CEO张诚表示,“今年9月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北区开园之后,田园东方从2012年开始提出的田园综合体模式才算基本落了地。”

 

田园东方的田园综合体模式,包含“农业+文旅+社区”三大产业。农业是指企业化承接农业,发展农业产业园、休闲农业和CSA农业等现代农业,形成当地社会的基础型产业;核心抓手是文旅,也就是用符合自然生态型的“小镇中心+田园游乐+田园度假”产品组合,带动旅游产业,作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引擎;社区是指开展田园社区建设,为原住民、新住民、游客等营造新型人居环境,最终形成新型社区及社会。

从这个模型中可以看出,张诚心目中的田园综合体,绝对不是简单的观光农场、民宿聚落,甚或旅游度假区,当然更不是大拆大建搞开发。“田园东方所说的田园综合体,最终形成的是一个包含农业生产、休闲旅游、村镇建设、社区管理等综合功能的区域经济社会全面发展。”张诚表示。

“示范区”示范了什么?

两年前就已开园运营的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东区,被田园东方内部定义为“示范区”,因为在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规划的6000多亩总面积中,这一区域仅占300亩。而这个小小的“示范区”之所以能够令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兴奋不已,可能是因为它恰到好处地展示了田园东方打造田园综合体的能力。



首先,示范区很好地保存了原有的乡村肌理。这里原来叫“拾房村”,原本就有十间老房子,田园东方将其修葺之后重新使用。其中原本的村屋小书塾变成了现在的“拾房书院”;原本村里的仓廪村舍,现在是“拾房市集”;由原来的老房子改建的民宿,现在更是一房难求。而村里以前的老树,也都被一一保留下来。“在示范区,可以说每一步、每一处都有故事可讲。”宋涛表示。

在景观营造方面,蜜桃村示范区也延续了当地乡村原有的气质。“这个白鹭亲水公园可以看作我们北区那片大湿地的微缩版,它除了承载了一些简单的垂钓业态,也表达了我们的乡朴美学观点,”宋涛告诉记者,田园东方奉行“乡朴美学”,不以雕梁画栋装饰的建筑和景观去博眼球,而是尽量延续项目所在地原有的自然风貌,“比如这个水域周边种植的泽泻,就是江南特有植物,其他的植被也都来自当地,绝对不会出现当地没有的植物景观。”

田园东方对于在地文化的发掘和保护,在示范区也可见一斑。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所在的无锡阳山,是中国最有名的水蜜桃产区,在桃花季节,有一项传统的人工授粉农事活动,被当地人称为“点花”,其中也包含着祈福的涵义。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延续并放大了点花祈福的传统活动,并将其作为桃花季的一大主题,由此引申出对于当地农事文化的尊重、保护和推崇,也拉近了游人与在地农耕文化的距离。

2018年田园东方蜜桃村点花祈福仪式


 

 

 

如果说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示范区还只是一个 “样板间”,那么今年9月即将开园的蜜桃村北区,可以说全面呈现了田园东方“农业+文旅+社区”的田园综合体模式。


据张诚介绍,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北区的核心工程是3000亩的水蜜桃种植示范基地,其中推动阳山水蜜桃最新种植技术与标准落地的“生态种植科技园”,将为当地农户输出生态种植的理念。此外,示范基地与农业科研院所、农技部门在水蜜桃新品种引进、土壤改良、病虫害防治、气体冷库建设和农业物联网等方面进行合作,大幅提高了水蜜桃种植和管理技术。

而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北区的小镇中心则被称为“蜜桃街”,它是一个生活和服务配套的集散地,也是集中展示蜜桃文化的平台。其在功能组团设置上涵盖了观光休闲、餐饮娱乐、文化体验等文旅功能,同时还有旨在保护和传播在地文化的“阳湖讲习所”,以及蜜桃主题的观光工厂和体验中心“蜜桃梦工厂”。

围绕小镇中心,还将建成两个主题田野乐园——“植物大战僵尸农场”和“疯狂拖拉机农场”。其中,全球首个植物大战僵尸主题农场,将依托良好的田园生态环境,打造全国IP农场标杆项目,构建“IP体验+非动力游乐+自然教育课程+农场”的田园游乐实体化新体验。

“蜜桃村北区将通过多种业态的集聚与融合,全方位展现丰富深远的田园文化内核,让更多人以文旅小镇为载体,欣赏田园风光、品味乡村土产、了解风土人情、体验农耕生活。”张诚告诉记者。

通过田园东方在无锡阳山的实践可以看到,一个涵盖生态农业、休闲旅游、田园居住等复合功能,“规模更宏大、业态更丰富、文旅要素更创新、乡建理念更包容”的真正的田园综合体项目,即将成型。

走在风口上

“现在来田园东方参访的地方政府和企业非常多,投资拓展的机会也很多,但我们在选择合作伙伴和进行项目拓展的时候,还是非常谨慎的,”拾房书院门前的老桃树下,4月的阳光正艳,张诚却似乎无意争春,还是一派建筑师出身的淡然,“两年内我们不作大规模扩张,主要任务是打造一批优质的标杆项目,把产品和运营能力深深地建立起来,并且在业态、项目、资金、团队方面完成布局。我们不圈热地、不借热钱,到2020年,在第一批标杆项目的基础上,我们将实现我们的第二步战略。”

从2012年开始剥离传统开发业务,把目光投向田园综合体,固然显示出张诚作为企业家的远见,而自去年田园综合体成为“风口”之后,还能保持冷静,坚持既有的步调,则显示出田园东方想做“百年企业”的雄心。

“在这个领域里,我们有一个大的梦想,它写在公司大的愿景里。”张诚告诉新旅界,“不是只图一时出名,而是希望把田园综合体做成一个有产品、有结构、有步骤、有战略、有广大影响的事业,它不是一个空洞的东西。”

为此,田园东方才在运营能力和团队培养方面苦练内功。事实上,田园东方一直在搭建一个从产品研发、规划设计到后期运营管理的全生命周期的大运营体系。正如张诚所说:“运营能力是企业的生命线,也是未来公司的主业。”而为了健全人才梯队,为未来的规模化扩张做准备,田园东方甚至在筹建一个文旅培训学校,为企业和行业持续不断地培养和输送一线专业人才。

“我们对于田园综合体的阐述已经结束了,这两年公司很少接受采访和参加论坛。当下是要把我们心目中真正的‘产品’做出来。”当张诚时隔两年再次接受新旅界的采访,目光更加从容坚定,“目前我们承接的必须是具有长远影响且能够成为标杆意义的项目,这会使企业有强大的发展后劲。每个企业都是时代的企业,而优秀的企业需要靠持续领先和长期价值来证明。”